融资成本优势显著 “疫情防控债”或迎密集发行期

中国金融信息网2020年02月29日21:20分类:公司债

新华财经上海2月29日电(记者杨溢仁) 2020年初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酵的影响,企业盈利下滑叠加债务兑付到期压力的攀升,使其融资需求大幅增长。

分析人士认为,结合实际情况,近期管理层推出的“疫情防控债”有助于改善相关主体的融资环境,降低融资成本,缓解短期债务压力。向后看,随着政策受益面的进一步扩大,未来料将有更多民企和中低资质企业使用这一创新工具。

监管层面快速响应

什么是“疫情防控债”?

综合交易商协会、国家发展改革委、上交所、深交所等监管机构的相关政策文件看,广义上“疫情防控债”是适用于发行服务“绿色通道”信用债的统称,相关发行主体不仅包括受疫情影响较大地区或行业的企业,也包括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疫情防控领域的企业;狭义上,只有募集资金全部或部分用于防控疫情有关用途的发债主体,才能在债券名称中添加“疫情防控债”标识。

不过,据记者观察,“疫情防控债”的推出与现阶段债务偿付规模的攀升同样息息相关。

从债券兑付角度来看,券商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不考虑债券回售的情况下,2020年3月和4月的债券到期兑付规模分别为6051亿元和6548亿元,是2020全年债券兑付压力最重的两个月。其中,2020年4月的债券到期规模更是2019年1月以来的最高点。

无疑,在疫情冲击企业经营,促使其盈利下滑,同时债务兑付压力高峰来袭致使企业融资需求大幅增长的背景下,“疫情防控债”可谓应运而生。

“作为加大对疫情防控地区金融支持力度的一项重要举措,'疫情防控债’一经推出便斩获了各界的关注和支持。”一位商行交易员告诉记者,“对于大部分投资机构而言,由于'疫情防控债’的发行利率较低,因此直接参与相关交易的性价比不高,但一级发行频现超额认购,足以彰显出金融支持战'疫’的决心和信心。”

业内人士普遍预计,随着疫情防控的深入,出于疫后经济恢复的需要,相关创新性债券融资产品将不断扩容。

据统计,自2月5日首支“疫情防控债”发行以来,截至2月25日,全市场已成功发行(指已缴款)疫情防控债137只,合计发行规模1804.55亿元。其中,非金融结构信用债、资产证券化债券、金融债分别发行91支、10支及26支,发行规模依次为869.30亿元、41.75亿元及893.50亿元。

从企业性质来看,在101家发债主体中,地方国有企业数量最多,为52家,占比超过50%,其次为中央国有企业,占比为22.77%,民营企业占17.82%。

来自中金公司的研究观点指出,虽然目前“疫情防控债”的发行主体以国有企业和高等级居多,但与全部信用债发行相比,“疫情防控债”的供给结构对非国有发行人、非高等级主体依旧呈现出了一定程度上的倾斜。

市场料将逐步扩容

就发行利率而言,记者通过梳理发现,“疫情防控债”的票面利率均大幅低于同一发行主体的其他可比债券。

从市场已发行的典型案例来看,广西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于2月7日发行了“20桂建02”,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广西地区疫情防控的流动资金需求,发行人自2月6日表达发债意愿后,借由“绿色通道”2月7日即完成簿记工作,发行成本较20日前招标的“20桂建01”下降50BP;而2月28日由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市场首单疫情防控企业债券,同样获得了金融机构的鼎力协助,债券最终的发行利率为3.38%,申购倍数达3.16倍;再就湖北省文化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疫情防控债)而言,4.5%的发行利率同样创下了近三年中西部地区国有AA+等级企业同期限非公开公司债券发行利率的新低。

“'疫情防控债’的旺盛市场需求,反映了金融机构助力抗疫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缓解融资压力的意愿。”东方金诚工商企业一部分析师张晗说。

考虑到5月以前仍将是“疫情防控债”重要的融资窗口期,则在政策倾斜力度加大,债券注册发行“绿色通道”顺畅的大背景下,各类疫情防控专项债券大概率将加速发行,并有望帮助部分企业将短期利好发展为长期流动性改善。

不过,“需要引起重视的是,'疫情防控债’的政策红利仅限于发行端。”在张晗看来,“其对于企业信用资质并无明显改善,因此发行人仍需加强自身的流动性管理,投资人也应密切关注'疫情防控债’的信用质量变化。”

对于有配置需求的机构来说,具体到“疫情防控债”的个券挑选上,募集资金用途之于防疫比例越高的个券越贴合政策目标,安全性也相对越高。

另一方面,海通证券研究所建议,可关注相同发债主体其他存量券的投资机会。一些“疫情防控债”的部分募集资金被用来偿还到期债务,满足融资需求,较低的融资利率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发债主体的综合融资成本,缓解债务负担。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责任编辑:赵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