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信用债违约风险初露 民企扭转困境尚需多方协力

中国金融信息网2020年01月15日17:12分类:债券

新华财经上海1月15日电(记者 杨溢仁)步入2020年,债市信用风险依旧层出不穷。近期不论是“19西王SCP002”“19西王SCP003”触发交叉违约条款提前到期,西王集团未能按期兑付本息;还是“18皖经建MTN001”被曝付息存在不确定性;抑或是中银证券公告称,同益实业无法按时支付“16同益债”2019年度利息等,债务问题已经成为了悬在大量中国企业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

业内专家认为,想要从根本上缓释愈演愈烈的信用风险,企业强化自身规范运营、监管加速推进违约处置的市场化和法制化进程、金融中介机构更积极地履职尽责,上述条件缺一不可。

债券违约频繁现身

券商提供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我国银行间和交易所信用债市场约有2760.46亿元债券违约,涉及违约主体148家。其中,2019年的债券违约规模达1197.30亿元。另外,2019年新增的违约主体有42家,其中民企发行人为34家,占比高达80.95%。

尽管我国债券市场风险形势总体稳定,但违约依旧成为了现阶段市场中的关键词。

据记者观察,2019年的债券违约具有如下特征。首先,就企业性质考量,非国企仍为“重灾区”;其次,再融资收缩环境下没有行业绝对安全,而综合投资、机械设备、化工等非国企集中且投资规模较大行业的新增违约发行人更多;再者,债务展期、场外兑付、撤销回售等“花样”信用事件层出不穷。

可以看到,在信用风险事件频现的大环境中,当下投资者对弱资质、低评级发行人的长期前景缺乏信心。

“现在我国的机构投资者仍以风险厌恶型居多,类似对冲基金、高收益债券基金比较少,大部分都是银行理财、债券基金这类谋求稳定收益的投资方,大家遵循的是'安全第一’准则。”东吴证券固定收益总部总经理助理胡俊华说。

2019年以来,信用债发行明显集中于高评级和国企债券,非国企融资状况进一步恶化。分行业来看,城投由于其“金边”属性,占据了信用债融资净增规模的“半壁江山”;上游的发债行业如电力、钢铁、煤炭以及具有类城投属性的高速公路、金融等供给规模也较大;而非国企较为集中的贸易、软件服务、医药、化工等全年债券净融资为负,状况不甚乐观。

展望2020年,虽然在“稳”字当头的政策基调下,得益于宽信用、宽货币宏观环境的延续,国内债市的违约风险整体可控,但面对点状“爆雷”,市场依然不可掉以轻心。

企业仍需勤修“内功”

毫无疑问,信用风险的化解难以一蹴而就。历史统计截至目前,信用债市场中发生实质违约的非国企发行人共98家,确认违约的债券共325支,涉及本金3021亿元。

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如何才能跳出债务违约的“重力场”?

“打铁还需自身硬。”东方金诚高级分析师冯琳指出,“为缓解民企债券违约多发的局面,从2018下半年起,监管层出台了多项纾困政策。然而在政策支持下,民企道德风险难防,利用政策和法律漏洞'逃废债’的行为并不少见,这反而加剧了金融机构对民企债的规避情绪。显然,民企发展困境的破解亟待企业自身规范治理、深化改革、守法运营。简而言之,激发微观主体积极性同样重要。”

对此,海通证券债券融资总部副总经理郭实表达了相似的看法。

应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在发展中逐步规范。郭实说:“2019年民企债净融资减少、利率推升、违约增多,这都是在当前经济环境下,企业生存状况的真实反映。而中小企业融资难最终折射出的还是经营问题。债券违约只是最后的结果,很多优质民企今年的发债成本甚至比央企都要低,交出了十分漂亮的成绩单,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分化?说到底,解决融资难题,最根本还是要解决企业自身的经营难题。”

法治环境不断健全

在一个成熟、健全的市场中,债券违约是必然发生的,也是符合市场规律的。市场期盼的不是不存在违约,而是期待更加规范的监管体系和更加严密的司法保障。

让人欣喜的是,管理层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据记者了解,证监会此前已着手积极推动增加债券市场法治供给,完善债券违约司法救济机制。2018年,证监会与最高人民法院成立了债券违约司法救济联合调研课题组,意在推动畅通债券违约诉讼、破产重整等法治化渠道。2018年以来,证监会、交易所配合最高人民法院开展了5次债券违约司法救济专题座谈会,邀请监管机构、承销机构、投资者、律师事务所、高校专家、人民法院专业人士参会,共同研讨债券违约纠纷的法律适用问题,探索构建符合债券市场发展规律的债券纠纷司法救济制度。

近日,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与会人员就最高人民法院起草的《关于审理债券纠纷相关案件的座谈会纪要》(征求意见稿)( 以下简称《纪要》)进行了深入讨论。

通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培明认为,上述会议召开将有利于凝聚相关各方共识,优化和统一债券纠纷相关案件的审理程序、审判标准,提升司法救济效率,能够促进形成债券发行人和各类中介机构的治理约束机制。

具体而言,《纪要》对债券违约司法救济实践中面临的诸多问题予以了明确,并有不少亮点值得推敲。

例如,《纪要》对债券违约合同纠纷类案件的管辖规则以及债券欺诈发行、虚假陈述类案件的受理与管辖规则进行了明确;从司法层面首次对债券违约相关纠纷各主体的诉讼主体资格进行了界定;肯定了债券持有人会议的议事平台作用;对债券欺诈发行与虚假陈述案件的责任主体与部分构成要件进行了规定,并针对债券市场的特殊性结合新的市场情况重新阐述了关于责任主体、过错认定、因果关系与损失范围的规则。

一位券商固收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该《纪要》统筹兼顾了公募与私募,场内与场外等不同市场发展的实际情况,合理弥补了部门规章、自律监管规章等规范性文件的模糊地带,必然能在后续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

多管齐下缓释风险

当然,想要有效化解、缓释债券违约风险,提高其交易转让流动性,完善市场定价机制,各监管部门和相关机构的“鼎力相助”不可或缺。

多位受访的业内人士坦言,金融监管部门应把金融生态环境和金融基础设施打造好,推动改善民企的融资生态,为符合条件的民企提供融资便利。

实际上,不论是旨在阻断流动性风险传递和扩散的回购违约匿名拍卖政策;还是交易所针对违约债券设计的特定债券转让安排;抑或是推出意在纾困民企融资难题的信用保护工具;再有缓解发行人短期流动性压力和降低债券兑付风险的债券回售转售机制……为有效化解风险,2019年各监管部门和相关机构已陆续出台了诸多政策措施,以期通过市场化、法制化手段有效解决企业的流动性风险和违约处置问题。

随着国内债券市场的不断扩容,下一步为了能更好地助力企业健康发展,上海证券交易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上交所将继续多措并举,为企业债务滚续“保驾护航”。

一方面,上交所将配合优质发行人,支持其实施融资计划,按优化流程进行审核,做好融资服务、提高融资效率;另一方面,对普通发行人,按照现行相关流程正常审核,协助其筹措偿债资金,做好债券兑付;再者,对存续债券信用风险受到关注的发行人,上交所将建立专门审核机制,提高审核针对性和效率,帮助生产经营正常、有发展前景但存在短期流动性问题的发行人增强偿债能力,防范信用风险与流动性风险。

总而言之,推动民企发展改革、破解民企融资难题,需要政府层面、金融机构层面和企业层面的共同努力。

据某监管人士介绍,2020年,金融监管部门和交易所将继续把防控风险放在首位,以服务实体经济为目标,持续深化发行准入风险防控,优化风险管理机制,督促中介机构提升执业质量,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推动投资者尤其是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有序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与各方携手共同推动市场化、法治化债券违约处置机制建设。

编辑:王菁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陈周阳]